住着一只维尼的柚子

小圆脸是世界上最棒的小圆脸,黑子请离他远一点

Yiko:

去年的时候 正如lo主所说 不知道他是通过何种努力才争取到原本二楼不售票的区域去给那些真心想看他比赛的人


然而最后换来的呢?一些原本有票的人也去凑热闹 他只好尴尬的自嘲“原来你们的票都比我的好”


这世界上 并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被温柔以待的。






睡不着了,想给他写信,想把那些我心里藏着掖着的所有欢喜都告诉他。




半城烟霞:



冒昧 @Yiko 看了你刚才发的博,想起了一些事,这件事本来我不打算跟任何一个所谓的“圈内人”提起,因为我无意“挂”任何人的粉丝(我都不想用球迷这个词),更不想引战,就当讲故事,虽然看过之后,你可能会更生气,或者更心疼。




时间是去年的中秋节,里约奥运之后的成都公开赛,火爆程度想必你还记得。我在成都有关系很好的基友,于是决定去看比赛,顺便跟她一起过中秋。门票根本抢不到于是我买了黄牛,拿到之后意外的发现位置居然还不错。他们到成都的时候我还在上班,也知道他在直播中提到了给粉丝门票,放在酒店前台的事情,但我根本没想这会跟我有关系。




我买的是第二天下午的票,基友完全是吃瓜群众,我俩到达体育馆的时候看赛程才发现博儿上午已经被小雨淘汰了,听到我和基友说话旁边有两个姑娘跟我搭话,问我能不能跟她们换票。其中一个跟我说,她们的票是方博给的,位置太差了在二楼,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并且一脸嫌弃的样子。我真的没想到方博的票会给到不是他的球迷的人手上,同意跟她们换,她俩拿到我的票脸上的惊喜都无法掩饰,转身之后还回头对我指指点点好像在说我仿佛是个傻子。她们是谁的粉丝我当然看的出来,但我想这应该跟那位运动员没关系吧。




后来基友陪我坐了二楼,原本二楼应该是不售票的,所以我也不知道博儿到底是经过了怎样的努力才让主办方打印了十几张二楼最好的位置的票给他,我们零星的十几个人,有像我这样来看球的,有基友这样的吃瓜群众,还有几位大叔大妈,我们十几个人坐在空荡荡黑漆漆的二楼看台,看着下面一浪高过一浪的呼喊,有种上帝视角的感觉。




后来基友也开始看乒乓球,11月就来深圳跟我一起看乒超陪我给博儿送礼物。博儿面对陌生人真的有一种怯生生的感觉,一米七多大个其实比我高不少,但是他看着我的时候我真的感受到了他是害怕我的,被他用那样有些不信任的眼神看着其实我也挺难受的,但我还是鼓起勇气把礼物袋递给了他,跟他说是围巾,他说不用他不怎么带围巾,我说里面还有给他的信,他才接过了礼物袋子,我想他是真的很想看球迷写给他的信的吧。送完礼物我转身准备走他问我,你不签名啊。我说没带纸笔不签了,跟他挥手道别就拉着基友走了。大概走了两三步吧,听到他说,谢谢啊,声音不大,但是我听到了,瞬间眼泪就流下来了,我怕他看到不敢回头,基友回头跟他说方博加油,后来基友跟我说方博冲她点了点头。




本来只想讲成都那段的,话痨没收住又把后面的也讲了,浪费你的时间啦,看我废话了这么多,鞠躬。


评论

热度(692)

  1. A润啊润我是剂剂啊 转载了此文字
    好气!